水果视频app黄高清完整视频

♂? ,,

,最快更新阴间商人最新章节!

后来想想,我觉得当时的情景,只能用恐惧之中带着滑稽来形容。

谁能想到,我们会遇到一个患有严重精神分裂症的女鬼?

她有一半想伤害我们,另一半却想保护我们。

这种阴物,在圈子里是非常少见的,简直比大熊猫还要珍贵,我们称之为‘双生阴物。’

这种阴物,也是最能折腾人的。因为它一会儿要害,一会儿又要救,让时刻处于生死之间,都不能痛痛快快的断气。

我脑子里空荡荡的,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对付这东西。

好在自从我们跳进小河后,一切都变的安静了下来。那女鬼并没有跟来,天空一轮明月高悬,岸上虫鸣阵阵。

如果我们此刻在岸上,应该会度过一个美好的夜晚。只是,我们都不敢上岸。

如果可以,我宁愿在水中泡两天两夜,也不愿在这忐忑不安之中度过下半夜。

但此刻的我们,毫无选择。

美好夏天的彩虹

就在此时,远处的河面开始微微荡漾,伴随着一阵咕咚咕咚的气泡声,就好像有东西正试图从水底钻上来。

我们立即瞪大眼睛,望向那个地方。

最先出现的,是一丛湿漉漉的头发!那头发柔顺,凌乱,随意的飘在河面。

紧接着,一张绝世倾城的女人脸,慢慢浮出水面。

她的确很漂亮,皮肤白皙,五官精致,给我印象最深的,就是那一串弯弯的眼睫毛,以及明亮的大眼睛。

她的嘴角,竟还带着一抹微笑。

她的双肩也露了出来,酥软香肩,迷人不已,双肩上的红色吊带,充满无尽诱惑。

我们都看傻眼了,女鬼也能这么漂亮?

我们一时间大脑都断路,甚至都没注意到她正在靠近我们。

直等到她漂到我们面前,冰凉的手突然抓住我双腿的时候,我才终于反应过来,大叫一声:“快逃!”

可是我却只能张嘴,根本发不出声音。

甚至连我的身体都不能动了,只是静静的浮在河面。

已经逃出去两米远的李麻子看我还呆在原地,立刻折返回来,要把我给拽走。可是我周围的河水就好像是凝固的冰块一样,把我给牢牢的冻结住了。

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面前这个漂亮女人,冲我笑,嘴一直在张大,最后一直咧到了耳边,鲜血好像自来水一样喷到我脸上。

头发也开始一堆一堆的脱落,面容在快速的腐烂,几乎就是十秒钟之间,一个美女,就生生变成了一个魔鬼。我吓的神经麻痹,差点被河水呛死。

而她抓着我双腿的手,也在快速的腐烂,刚才还有点温度,柔软娇嫩,可这会儿已经变成了烂糟糟的骨头了,抓的我双腿生疼!

我分明感觉到,我的皮肤传来一阵刺痛感,好像有什么东西,正拼命往我的皮肤里钻,随后我的皮肤也开始跟着腐烂……

我整个人都呆了,毕竟我从未碰到过这么危险的情况。这只女鬼,究竟强大到了何种地步?能直接令一个大活人,变成腐烂的尸体。

就在我快要扛不住的时候,我竟发现面前的女鬼,又开始慢慢的‘好转’。

从腐尸的模样,很快就变成了一个青楼歌妓的形象,乌黑长发,白皙皮肤,跟之前的那具腐尸,形成鲜明的对比。

而随着它变成美女,我感觉我的身体,也在快速的‘康复’。

这应该是好的那一面吧,刚才那具腐尸,应该是它坏的一面。

它变成了好的一面之后,就又冲我笑,那笑并没有让我感到毛骨悚然,反倒是有点喜欢。

就这样,它变来变去,我也在恐惧和痴迷之中来回转变着感情,到天快亮的时候,我都已经快被折腾成神经病了。

李麻子和尹新月一直陪在我身边,两人似乎已经麻木了,面无表情的看着这女人变来变去,直到东方露出一丝鱼肚白,我的身体才终于恢复了自由。

被李麻子和尹新月拽上岸上,我已经身颓废,彻底没了力气,躺在那里气喘吁吁。

李麻子仔细检查了一下我的身体,见我没大碍,也松了口气,笑道:“还好还好,大家都没事。不过我倒想问问,被一个女鬼整整陪了一晚上,感觉咋样?肾虚不。”

“滚犊子!”都这会了,李麻子竟然还跟我开玩笑,我顿时愤怒不已。

尹新月是真的累坏了,此刻已经安静睡着。

我担心尹新月着凉,所以在休息了片刻之后,就把尹新月给叫醒,让大家先回去取暖。

尹新月问道:“不等小道童了吗?”

是啊,昨天小道童说让我们在河边等着他,如果我们还活着,他会来救我们。

那就等一会儿吧!

等了很长时间,我们都没有等到小道童,反倒是等来了一个比小道童更让我们心安的人:t恤男。

t恤男走上来,一句话不说,就蹲下来检查我的双腿。

仔细观察了片刻之后,他才松了口气,说道:“还好,没沾染上怨气。”

我连忙问t恤男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?

老头为什么要害我,他是不是就是t恤男口中所说的,那个一直在找我的人?

t恤男摇摇头说不是,那个老头其实就是想让我给他孙子当替死鬼,所以才会千方百计的骗我抱回棉被。

t恤男还说,如果昨晚我真把那床棉被给抱回去的话,那就算是他本人当场,也救不了我。

我听了之后一阵心有余悸,妈的,这老东西还真会玩人!简直把我耍的团团转。

同时我很纳闷,t恤男是怎么找到我们的?小道童怎么也来了这里。

t恤男犹豫了一下,不过最后还是从口袋里摸出一枚小香包。小香包看样子有些年头上,而且做工粗糙,掉了很多色,在t恤男手里皱皱巴巴的。

他用修长的手指,从香包里夹出了一小撮头发,说道:“这就是们所说的小道童。”

我顿时从头凉到脚,一瞬间,似乎明白了什么。

尹新月和李麻子也都不是傻子,在看见那一撮头发的时,脸顿时变的惨白。

原来那个小道童,根本就不是一个活人,而是t恤男饲养的一个小鬼!

怪不得小道童这么怪,比如他呆在一座废弃的道观里,比如他从香港‘瞬移’到了大陆。也只有这个解释,能符合逻辑了……

我叹口气,有点难以置信的看着t恤男。

t恤男却冷冷的说道:“没什么大惊小怪的,这就是破四旧的时候,被红卫兵打死的一个小道童。心有怨气不能平,我看他可怜,就将他收了。”

t恤男如此轻描淡写,让我觉得有点变态,竟然随身带着一个小鬼。

至于t恤男如何找到我们,很简单,就是通过圈子。

我再一次感慨圈子的强大,像这么隐蔽的事儿,他们都能这么快得到消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