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dc影院欢迎您大驾光临

然而,安晓婧脚下刚一有动作,便被男人大臂一伸地搂住了纤腰,冷亦琛稍一使劲,安晓婧便踉跄地跌进了他的怀里。

“啊……”安晓婧深深地吸了一口气,紧张的看着眼前的男人,和她相距只有半米的距离,而她却有种异样的熟悉感觉。

这个男子坚毅的下巴,和菱角分明的嘴唇,以及身上散发出的淡淡的古龙水的味道……都好熟悉啊!

好像在哪里遇到过似的?

“竟然还敢咬我?!”冷亦琛的一句话,将安晓婧的思绪拉了回来,然后不等她反应,就一把将她推了出去。

“嘶——”安晓婧被推到了地上,手臂蹭破了皮,疼得她直吸气。

冷亦琛看了她一眼,没有说话,只是邪魅的笑了笑,悠然的端起侍者刚刚递过来的红酒杯,在他耳边轻声说了什么。

随后,只见那侍者点头顺从的拿了八瓶啤酒放在吧台上面,男子浅酌了口端着的红酒,淡淡的酒香顿时在嘴边蔓延,以此同时,他嘴角的笑容更加的鬼魅了起来:“不会跳舞是吧?那就喝酒吧,把那边的八瓶酒都喝光了,我就答应。”

安晓婧非常的气愤,恨得牙痒痒,抬起头倔强的说道:“喝酒喝,最好说话算数。”

安晓婧说罢,一手拿起桌上的啤酒,将冰冷凛冽带着刺鼻酒精味的液体喝了下去,她本能的抵触,可是为了能顺利的取消婚礼却不得不喝。

喝到第四瓶的时候,好朋友夏媛媛来到她的身边,扯了扯她的衣袖说道:“晓婧,算了,还是不要硬撑了。”

安晓婧没有理会她,只是撇过脸,恶狠狠的斜睨着冷亦琛,咕噜咕噜的继续往下灌,瓶中液体的高度一寸寸下降,只要他能够解除婚约,再多的酒她都要喝下去!

气质女神旅途中享受浪漫假日清新写真

当喝到最后一瓶的时候,本能的呕吐反应袭来,安晓婧一下子放下了酒瓶,捂住嘴就冲向了酒吧旁边的洗手间。

安晓婧在洗手池里吐得翻天覆地,几乎连半个胃的胃酸都要吐出来了,一下子喝了这么多酒,只觉得身痛楚,头晕脑胀,连站都站不稳了。

就在她歪歪斜斜要倒下去的时候,一双有力的手及时扶住了她的手臂,安晓婧抬起头,见是冷亦琛。

这个男人……

冷亦琛一把将她抱起,准备离开,好朋友夏媛媛立即追了过来,却被他们身后两个身穿黑衣的保镖凶狠恶煞的眼神给吓到了,咬着唇站在原地不知所措……

……

夜色正浓。

正是夜深时分,京城第一大世家冷家的别墅里,一个酒醉的女人躺在松软的大床上。

长发荡漾,鼻梁俏挺,一副玲珑有致的身材,在房间昏黄灯光的照射下,雪白的肌肤显得更加的细致无暇,包裹在衣服下面的美好,此刻随着安晓婧鼻息的呼吸,此起此浮……因为喝了太多酒,酒精的作用已经让女子昏昏欲睡。

冷亦琛掐掉了手中的雪茄,冷笑着走了过来,坐在床边,望着躺在床上的安晓婧,这个女人很美,美得让人想要怜惜,手指抚摸着她的发丝……

突然深锁在心底的记忆如泛滥的洪水打开了闸堤,血淋淋的画面,清楚的在冷亦琛的眼前浮现,他无法忘记,妈妈倒在血泊中的画面。

如果不是因为她是那个女人的女儿,也许他对她还有些许的怜惜,可是……

“贱人的女儿,注定也是贱人,再美,也迷惑不了我……”眼中那丝怜惜渐渐消失,取而代之的仍旧是那双阴冷的眸子。

他的眸子,冷,冷的彻骨,他的笑,邪,邪的阴森,他将女人的裙子猛地一扯,落在了地板上。

冷亦琛嘴角一挑,褪掉了她身上最后一件遮挡物,眼前完美尽显,如玉的双肩狠狠一握,怜惜殆尽,一送……

“啊,唔……”蚀骨的疼让安晓婧咬住了嘴唇,颤动和低吟交错,这让冷酷的男人更加使劲。

“我会让满足的……”冷亦琛轻蔑地笑着,只是,他突然发现了不对劲!

这竟然不是安晓婧的第一次,冷亦琛仰面狂妄地嗜血冷笑了起来:“果然,贱人就是贱人,清纯都是用来迷惑男人的,都处都不是!无耻!”

冷亦琛愤怒,动作更加的粗暴。

“啊……”安晓婧再次低叫了一声,疼痛让她的意识清醒了过来,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,她就看到了面前冷亦琛的一张大脸。

天呐,这是什么情况?!

安晓婧顿时被吓了一大跳,身体都颤抖了下,浑身打了一个激灵,立即大叫道,“混蛋,冷亦琛这个混蛋,放开我!”

“醒了?”冷亦琛的唇角勾着一抹冷笑,“醒了更好,起来取悦我!”

“不可能!我绝对不会取悦的!这个混蛋!”安晓婧说着,立即推攘着冷亦琛,试图逃开,却引得他的动作更加的用力。

“想逃?做梦!”冷亦琛不屑道,“取悦我就是应该做的,我不过是在提前行驶丈夫的权利罢了!”

冷亦琛的话音一落,一个猛地用力便开始行使了自己的主动权,安晓婧身紧绷猛然弓起身子,随着他迎接着一波又一波粗暴的折磨。

“这个混蛋!”安晓婧愤怒,泪水喷薄而出,这一瞬间她清楚的知道,自己再也逃不开这个恶魔了!

安晓婧闭起双眼,死死的咬住下唇,努力的不让自己发出任何声音,她白皙的脸颊上一串泪珠顺而流下,与他留在她身上的汗水合二为一。

“该死!”见她死咬下唇,冷亦琛低声咒骂,粗暴的咬上她的红唇,霸道的撬开,攻城略地,而他的身体却没有因此停顿下来,反而只想着继续下去……

“嗯……”安晓婧忍受不住,一声接着一声的低吟声抑制不住的从她口中溢出。

冷亦琛低声轻笑,似乎很满意她的声音,加快了动作,一声低吼,结束了这场行动。

他不得不承认,安晓婧在床上给他的感觉是很美好的……就像是那晚的那个女孩一样。

只不过,那晚的女人是干净的,而她……根本就不是!

安晓婧随着他结束的那一刻,猛地身颤抖,然后昏了过去。

冷亦琛翻身起床,穿上浴袍裹住自己精壮的身躯,看着紧皱着眉头昏过去的安晓婧,只微微蹙了蹙眉头。

如果不是她的女儿……冷亦琛心底微微说道,随后冷眼看着她,转身走出了房门。